润先生的鹤球是南瓜土豆

做个好南瓜土豆

占tag抱歉【出】 东京一部1207   gn们这里变故出票一张,是四人三缺一,不是我的,是我出变故鸽了一张,是另一个姑娘本人带入的,4500走咸鱼,可以给看我之前的支付页面,我刀了128的,现在纯票通价没有其他任何税费了,求诚心qwq

最后的平成,也是最后的你们了吗,求求你们别

磁感应强度3

这个不单独发……真的……不行……

5.

给木村尼桑:

尼桑,听说光希模特出道了?恭喜你们。

随信寄去了一张给她画的礼服的设计图,本来用的设计废弃了,所以耽误了点时间,现在这身是以这里的湖水和鸟儿作为灵感的,一定很适合她。

做衣服的活就交给友惠做就好,不要静香嫂子费心了,就当是我们两个送给光希的出道礼物。

这里很好,过得很清静,我时不时接一些海报设计的活做,金钱上没有太大的问题。多亏了我的心理医生给我介绍工作,不然工作上的交流我还是有些困难。

不用担心我。

祝好。

6.

刚竟然在到底做什么蛋糕上纠结了靠近两天,一会想想邻居先生肯定是个亚洲人,所以清淡一些的会比较合适,一会想想他住在这这么久是不是应该顺应当地潮流烤个苹果派?一会又想想如果他不喜欢甜食那该怎么办?

他就是不肯承认是自己怕了。

不想搞砸和别人的关系,不想开始新的与人的羁绊,不想再在这里重蹈覆辙。

明明自己知道自己会这么想,但又不想承认。

明明只是送个蛋糕,自己还能搞得这么复杂,堂本刚自嘲的笑笑,早知道一开始就不想这么麻烦的事了。

庆幸的是,他到隔壁拜访的理由很快就自己找上门来了。

九月中旬,小镇开始了一年一度的夏末庆典,其中第一个活动就是蛋糕大赛。蛋糕大赛结束后,做蛋糕的人都会将自己做的蛋糕分给邻居,这让堂本刚觉得真的是一个好机会。

因为不知道到底这里的人喜欢的蛋糕的口味,堂本刚还是做了自己喜欢的味道清淡不算特别甜的柠檬戚风蛋糕,没想到意外的很受好评,最后只剩了一小块,但还好剩了一块,堂本刚终于鼓起勇气去敲门了。

门铃响的一瞬间,他就有些后悔了,但是既然已经迈出了这一步,就不能后退了,不管你是杀人狂还是鬼,统统过来吧!


磁感应强度2

特短

但是让大爷出场卡了,所以就先水一下。

3.

给准一:

我过得很好,这里的夏末比日本凉爽很多,很适合钓鱼。

我过得不错。语言意外的不影响我的生活,这里自动化程度很高,几乎不需要我多说什么话就能生活下去。

希望我离开后,你过得好。

替我向葵和孩子们问好。

如果可以,请也替我和我的父母问好吧。

勿念。

4.

一个礼拜过去了,刚觉得日子过得非常慢,简直就像是时间停止了一样。

房子附近的湖里鱼还挺多的,刚去市里买了条小木船,整天就戴着帽子全副武装地窝在湖上,带着写生本,时不时画些湖上的鸟儿的写生。

超市东西不多,但是一周下来开着租来的车子绕遍了小镇各个地方,刚几乎备齐了他在日本的家里所用的全部生活用品,他还自学使用互联网买了很多日本独特的调料和食材。

开心。

他觉得自己好久没有这么想过了,但是真的很开心,这种无聊的老年人生活竟然让他如此地放松,也是那么的享受。这让他在写给冈田准一寄去的信的时候都不禁用了一些愉悦的文字来汇报自己的近况。

又是周日,堂本刚依然是照例去市里给准一寄信,本来一切都很正常,但是他没想到整整一周没有一点点动静的隔壁屋子,今天他的的车库门竟然开了,而刚在刚走进邮局的门时看到了他传说中的邻居。

当然他不知道那是他的邻居,只不过看到了房东口中所说的那位黑漆漆的“鬼”先生罢了。

真的是黑漆漆的:头戴黑色的针织帽子,脸还被黑色的口罩全部罩住,全身一套的黑运动服,脚上穿着一双全黑的球鞋,背着黑色的布包,还留着偏长的黑色头发,同时因为他的个子和周围的人比起来显得特别小,还有点猫背,所以看起来非常可疑。

黑色的头发,这让刚愣了愣,不太容易在遥远的另一片大陆看到的颜色,而且这样的小个子在这个女人人均都快高于170的这里也太不常见了,因此刚不由自主地想看看这位“鬼”先生到底是个什么人,他是出来做什么的。

但是让他失望的是,这位“鬼”先生过得明显太居家了一点,他去的地方和堂本刚上街的目的地几乎一模一样:最开始是去了邮局,寄了信一类的东西之后前往旁边的药店买了眼药水、刮胡喷雾和洗发水,接着他抱着侥幸心理去看了一眼超市,果然没开*,只能去超市边上的麦当劳买了份套餐,接着就开着一辆黑漆漆的车往住宅区走了。跟着他几乎没有耽误到堂本刚的一点点事情,还让他学习到了如何在全自动的麦当劳店里买汉堡吃。

“鬼”先生看来不是真的鬼,只是个语言不通并且审美下线的普通亚洲人罢了,刚忽然产生了他以为自己已经失去好多时候的对一个“人”的好奇心,这种好奇心让他忽然有些想去敲开隔壁的房门。

等到周一,去超市里买些原材料,烤一个蛋糕送去吧,只是送个蛋糕,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大概有人会疑惑为啥超市会不开,但是我和你们说,我去了英国他们周日超市是不开门的!美国我不知道但是这里用了英国的超市设定,如果有错你们就当这个小镇是个英国风很浓的地方吧w

【刚的日记2】

今天大概见到邻居先生了。跟着他偷偷看了看他的生活,发现他就是个普通人,不是鬼呢,有点失望。

但是奇怪的是他为什么整整一周没有动静呢?

准备烤一次蛋糕送过去试试,看看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和Randy医生说了这件事,被他夸了,说我很努力地在改变自己了,但是我觉得大概是邻居先生的关系,他真的很有趣。

真不像我,但我觉得是件好事。

20XO/9/2


磁感应强度 1

孤僻幼稚小学生科学家51×失意善良贤惠画家244

因为世间的恶意而离开家乡奈良,甚至离开日本,跑到了美国。心灰意冷的244准备定居在一个小镇里,但亲切的房东阿姨说他的邻居先生一直死气沉沉,屋外的草坪而全改成了水泥地,可能是个可怕的人。但作为款待之心充分的日本人244决定去拜访一下,开门的人却不是杀人狂魔而是做学问做傻了的纯情处男51,而他对自己一见钟情了。

小学生恋爱,ooc,论一个除了在自己研究的领域无所不能,其他领域都是白痴的纯情处男傻兮兮的大爷如何能追到心灰意冷的艺术家完美贤妻小熊猫。

挖坑是最开心的事。

(我才不会说标题是我用随机词语编辑器生成5字词语时瞬间戳中我笑点的呢)

梗来源:

“我20岁的时候……恩,要说点消极的话题,有点不相信人。怎么说……自己相信的事物,崩坏了;曾经信赖的人,背叛了,各种各样经历了很多,不过演艺圈本来就是这样。从小就在演艺圈,见过很多无法理解的事,不过,还是希望,中间有一部分的人能拯救我。这个世道本来就是这样。总会有人理解我,还是有很多伙伴的。但是实际上,出了社会,不可避免会牵扯到金钱、欲望,想要做一个温柔、清白的人,却有所偏离,想着“这样真的可以吗?”。也想过退出演艺圈,但是,就算退出演艺圈了,在日本这个地方、在各种各样的规则中生存,没有真正的平静、不能珍惜重要的人,人生总是充满各种理由。学校的校规也是一样,所谓的校规,说白了,也是学校的理由,纷纷扰扰的。年少时,对这个非常敏感。演艺圈也是这样,杰尼斯也是这样。说到底,不是歌迷、学生这边,而是事务所、学校那边的理由,让人很敏感。”

摘自网络,吱哟的人间不信大家应该也有所了解了,吱哟凭借着自己的坚强和周围的人的爱和51的支持和保护下坚持过来了,但如果这个世界里,这个244没有一个51在身边,甚至没有一群爱他的粉丝,他会不会真的逃走了呢?

那那个时候,谁来救他呢?

1.

【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人有这么大的差别呢?】

虽然有很多好人,但是,也有不能用一句“好人”形容的,卑劣、肮脏的人们,要我连他们都爱,真的很难。

人在台前,会装做很谦虚,但在幕后,就拿起拳头乱打人。我对人的看法很悲哀,当我有这种感觉时,我就宁愿只跟【画】面对面,因为只有逃入【画里】,才得以忍耐现实。

【但是他们和我说,是我错了。】

【我觉得我没有,但我不知道怎么办了。】

【我是个胆小鬼,准一。所以我逃了,就是这样。】

【勿念。】

冈田准一攥紧了手中字迹潦草,没有寄件地址的航空信,良久,一颗巨大的眼泪滚落,把寄信人那一栏一个几乎看不出写的是哪个字的名字,模糊开来。

2.

“行李就这些吗?Tsuyoshi,你真是个简洁(simple)的人呀!”胖胖的房东给人的感觉很亲切,但她的话让堂本刚不由得又想起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于是他笑笑准备送客。

“对了,亲爱的,我觉得你要小心你隔壁邻居。我管这片区很久了,大多数房子都是我名下的,但只有隔壁那一栋从一开始就是被住在里面的住户买下来的所以我也不知道住了什么样的人,但你看,他的门口连块草坪都没有!全是水泥地!我们也从来没见过住在里面的人出来,镇子里还传言说有个黑漆漆的鬼曾经出现游荡呢!真的是可怕极了,对么亲爱的?”房东太太千叮咛万嘱咐地唠叨起来。

刚摇摇头,不怎么信的样子终于劝走了房东。

终于让她离开后,刚将自己其中一个大箱子打开,将里头的画材珍宝一般放在的新规划的画室里,一直忙到太阳完全西沉,肚子饿的咕咕叫才意识到,自己没有买今晚的食材。怀着侥幸心理打开房东太太送的见面礼,发现里头是个手工派。

里头还有一张纸条:“今天你是不是来不及买东西了小迷糊?”他笑了,狼吞虎咽的吃完了之后,又再次回到整理的状态,终于在午夜之前收拾干净了这间房子。

他也不急着睡觉,悠闲地泡进了浴缸,一边泡澡一边写起了今天的日记。

此时时光静好。

*准一是普通朋友,到底发生了什么后面会有。

【刚的日记 1】

今天搬来这个小镇了,很平和的地方,很像奈良。

房东太太说我是个simple的人,让我想多了,这不好。

她不知道我的事情,她不会有其他意思。你看,她给我的礼物是那么亲切。

不是所有人都是坏人,要多想想好事。昨天刚到LA时Randy医生不是这么和你说过了吗。

要多想想好事,是吗。

好事么?大概就是这个房子的位置吧。整条路最最尽头,旁边就是荒野,不会有人无意路过,只有两栋临近的房子,对面没人住,所以只有一个邻居需要相处。

房东太太还说隔壁的房子可能住了鬼。

鬼?那可真是太好了,还好不是人呢。

小孩子才怕鬼,大人都怕人心。

听说美国人的邻居关系和日本还不太一样,不怎么需要维持,看来不用准备见面礼了,省下好多时间。

还有就是画室的装潢很好,果然先让装修公司装修画室是个正确的选择。大概明天就可以重新投入画作了,还可以看看房间里哪些墙可以进行自我装饰。

明天超市不开门,那可以去写生,然后在外面吃一顿。昨天看到的那片荒湖也可以垂钓的样子,真是太美好了。

还有几天就会出夏了,鱼会变得渐渐很肥美了吧,真的很期待。

来美国可能是我这辈子做的最明智的决定吧?

希望是这样。

20XO/8/24


看到这个女人写的东西的时候我刚准备上地铁。伦敦地铁没有网真的麻烦,害得我都没法及时回复。但是也好,因为回复可能也没法打这么多字。
这个女人把我说的这么好,其实我一点都不好。其实她才是那么好的人。
看起来很开朗,但其实想的永远太多,做的永远太少。真正的朋友甚至只有她一个,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能把人际关系毁掉。
说句心里话,其实我觉得我更需要她。如果没有她的话,我又还有谁呢?
独身一人在外面真的很累很苦。饭不好吃。床不好睡,还有时差,每天和家人朋友聊天都没法聊几次。
虽然说的我在国内好像有多少人能一起玩一样。无非和几个男生损友一起打打游戏罢了。
但是只要还有她在,我就觉得够了。
其实我的童年过得不好。
不是我夸自己,我小时候大概是天之骄子。聪明伶俐深受宠爱,好像全世界都在我面前任我挑选。但是孩子的厌恶是直白的。我的骄傲在一次次的被恶作剧,被围攻,被算计下一次次被毁了。
被毁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做了很多但是就是所有人都厌弃我,背叛我。
初一初二做了特别多的事,但是没有任何名誉和光环是属于我的。初三被斯巴达式教学压迫,成绩突飞猛进,才勉强达到了顶端。结果永远名列前茅的我在中考又被打了个响亮的巴掌,若不是有提前招生考试,我可能一整年的努力全都白费。但我现在想想,初三的成绩根本不是我的实力。如果没有她的话,我的体育不可能满分,我不可能坚持的下去,不可能到达顶峰又怎么还有机会滑脚。
我以为高中会不一样。但是自然重蹈覆辙。做的很多,得到的很少。本以为是因为自己还不够好,但成绩年纪第一了也没用,依然还是被讨厌,被轻视。上面有拔尖班不和我们一起排名,我还是什么都不是。办的所有活动都很成功,但是每一方都开始讨厌我。最后这些成果还成了作为副部长每次只知道学习没有真正帮助的市状元的功劳。高二被提拔进了拔尖班还挺高兴的,但其实是噩梦的开始。他们学了的我们没学,还没有特别的补习,全部都要在平时繁忙的学习里补好,那一年,我是没有周末的。当时她选择去了文科,说不失望是假的,因为连个吐槽理科试卷有多难的人都没了。而拔尖班的人都很骄傲,而且都很有骄傲的资格,当年努力了那么久排演的的话剧,到最后的功劳也没有我的一份,反而在我的帮助下有个我讨厌的尖酸刻薄的女孩拿到了炫耀的资本。
真的很讽刺。
大概逼逼这么多就是想说我扭曲的性格怎么产生的吧。明明可以得到,明明想要得到,但是却不再争取,想要没有上进心,但得不到又觉得不甘心,我觉得自己就是个垃圾。
但是真奇怪,她始终如一,没有讨厌过我。明明那个热情主动和新同桌打招呼的女孩早就不在了。
高考很苦,没经历过的迟早要经历,但这和你成长的苦是不一样的,成长的苦是把你淹没的流沙,你挣脱不了。高考的苦可能只是从天而降的大雨,总会停的。所以高三的苦和累真的不算什么。
她没告诉我她当时得了焦虑,这让我很想哭,因为她大概也注意到了我其实也是在逼迫自己每天这么微笑着吧。成绩波动,作业数量,考试压力都不是问题,问题是我这个扭曲的性格让我对每一次自己的表现都不满意,但是都不想改变,就像在夏天阳光下暴晒的垃圾,烂了算了。我去找她何尝不是想给自己一个理由,想想自己好的一面呢。
好吧,不得不提我的父母。我的母亲我不得说她是个好女人,她无疑是我人生中见过最成功的女人,也是个好母亲。但是她是望子成龙的典范,总是希望我能超过她,因此总是连我自己都没法理解她有的时候变脸变得如此快,上一秒还在和我笑着说着电视剧或者周末想吃的零食,下一秒可能就在数落我的不用功。我的父亲是个老学究,学历很高,情商很低。作为一个交大理工科毕业生,浑身充满我们认为的理工直男气息。对我永远有偏见,永远用当面的眼光看我。他们都是很好的父母,但是永远以自我为中心而已。而这也让我的性格更加扭曲,因为有很多被逼无奈的和很多自己的选择纠缠在一起,让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但是我不喜欢把自己的心思说出来,隔了这么多年才能提起两句。
性格扭曲的我其实真的很寂寞吧,所以把自己一头埋进二次元,像个鸵鸟不愿意做真正想做的自己。
她是我最特别的存在,因为我对她做的,永远不用在乎什么理由。仅仅是因为我想对她好,仅仅是因为我知道她不会做什么来伤害我,也仅仅因为为了她我想做最好的自己。
因为我知道她值得。
我也值得。
伦敦的雨很冷。
我走在路上觉得浑身难受。
但是穿过冷雨,一步步走向明天,这其实大概就是人生吧。
而她就是我手里的那把伞。

杰尼斯组二

有妹子说想看诶qwq所以我就继续写了qwq

4.
上层都知道,樱井翔和松本润早就结婚了。
好吧,没能合法领证的那种。
毕竟做卧底还是要低调一点。
两个人的渊源非常深,比生田干部脸上的褶子还深。风间干部这么说。(然后被打)
两人相见时大家都还小,所以没有被注意也很正常。当年还是一个包子脸的松本干部是樱井干部的父亲从孤儿院抱回来的小婴儿。直到卧底计划制定下来后才送到喜爷爷手上的。
小小的软软的弟弟一下子就吸引了小小的樱井翔的注意,在家里的时候永远把他像个洋娃娃一样抱在手里。小小的婴儿眼睛大大睫毛长长,咯咯咯的笑声简直能把人心融化。本来是收养来做卧底的孩子,但樱井干部的父亲母亲对这个小儿子却越来越舍不得,而樱井干部对他的宠爱更胜一筹,所以樱井家在樱井翔的劝说下将松本润给了johnny桑养。
可是卧底还是要有人做,包子脸的松本干部眼泪汪汪的抱着毛遂自荐即将离开日本学习回来之后就潜入政府内部的樱井干部哭的稀里哗啦,直到樱井干部答应绝对不离开他才松手,并放话说不把樱井翔让给任何人。
当然,优秀的樱井干部什么都做得好,卧底做的太好甚至都没法想个理由假死脱身了。但他什么都好就有一个缺点,胆子太大,竟然以度假为理由,把松本干部带出国两周,回来的时候两人左手无名指上都已经套上了钻戒。
ok吧。
为了报当年吃了一嘴狗粮之仇的生田干部栩栩如生添油加醋地讲述了二人的故事。
然后后来应该是被打了。
5.
生田干部是组里人缘最好的干部。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所有看起来很恐怖的前辈们对着他永远正经不起来。
被誉为组内镇组双塔之一的冷面金刚松岗干部表示流泪同意。
毕竟当年他生日会的时候大家都没个正经,让自己正经前辈形象立刻变为老妈子。
当年甚至把刚在议会开完会的樱井干部强行拖到组里聚会,硬生生凑齐了当年的几个人一起唱k。。。你能想象吗?唱k!刚开完议会会议西装笔挺的樱井翔楞楞地看着穿着睡衣窝在角落里打游戏的二宫干部,不停的吃甜品的大野干部,不停地给二宫干部投喂美食的相叶干部,尴尬的拿着铃鼓的泷泽干部和与山下智久生田斗真勾肩搭背唱的正high的自家合法伴侣,眉毛跳了一下,两下,三下。。。
然后大家报复心里地让生田干部负责今年的结婚纪念日准备了。
而他最后挣扎了一下拉住了新人jw的神山智洋,陷入了吃狗粮和被s的苦海之中。
神山:???

杰尼斯组 一

可能会有二
完全是脑洞,骗评论和小心心用的
最近官粮太少团活不够以至于我受不了了。
在润月我这个懒癌晚期终于想把脑洞写一点出来了。。。
比较喜欢写流水账和设定
没有正文只有段子

脑洞
总部总管:2t
总部主要人物:smap,少年队
少年队白道走的多一些,smap黑道成分多一点,2t中居管白道,兔哉管黑道
总部几人闲到长毛,因为手下太省心,只有大事才会出现(好玩的事情也会出现)

关西分部总管:kk
关西分部主要人物:v团,关八,toma,风pon,kat-tun
两位爷是从来都是幕后管事,夫夫合作,黑白都管。toma、风pon是总助秘书,道上出面的负责人是v团年长组,八团三马鹿是白道洗钱负责人,其他都负责黑道,kat-tun是kk近卫,11是管理kat-tun,风pon,toma,山p这样的近卫的干部,算他们的格斗师傅,goken是智囊团,是爸妈的小棉袄(不)

关东分部总管:利达
关东分部主要人物:t团,a团,跳跳,sz,takki和翅膀,山P
利达总管,太一辅助,a团头脑组是智囊团,翔哥哥在国家机构藏的很深的卧底,nino是财务总管。松润,p和toma表面在同一家公司工作,组里负责东西情报交流和外交,爱拔和阿智也在润的公司里,组里是后勤组,管理人事,福利等。t团几位负责军火和科技创造。跳跳sz有各种正派身份,国家机构内部卧底,是各个部门的继承人。sz都是组织手下的大手企业的少爷,人脉极广。关东白道人多一点,是组织的经济来源。takki和翅膀负责新人培训,一个负责白道方面,一个负责黑道方面

因为不会写黑道争斗,写的就是可爱的日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设定有bug请指出!!!

1.
kk从小是被smap尼酱带大的,johnny桑是甩手掌柜,mary桑又忙着让自己女儿在组里立威,所以也没在乎当时还是豆丁的两位爷,把他们交给了“对家”。
但是到老一辈退位换新人的时候,两位爷的雷霆手段让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除了当年真心为了组好的人以外,所有心术不正的,吃白饭的,私心杂念重的一一被他们肃清,该养老的养老。再加上老爷子这几年招了很多优秀的人才,被称为黄金一代。组里氛围和发展状况一下子好了起来。
而这两位也成了组里非常有威信的人物,虽然二人选择驻扎在关西,但是无论是总部还是关东分部都对他们二人有十分的尊敬。
所以最近让整个组最为操心的大事不是和中国大陆的金额巨大的交易,而是两位的结婚10周年纪念日。
没错,结婚纪念日。
2.
2009正式求婚结婚,明年就即将结婚十周年。
正主的两位爷虽然没说什么,但是组里其他所有人都如临大敌。所有人都调动出了十二分的热情来准备庆祝的仪式。
刚先生去年忽然患上突发性耳聋,两人的上位二十周年庆祝都没能参加,当时组里人心惶惶,道上流言蜚语横行。
而江湖传说,就在今年年初,杰尼斯组派出参与道上最大集会的干部,长发飘飘,衣袂飘飘,浅笑盈盈,但是刚进场,就掏出一把带着消声器的手枪对着主持的别组干部眉心就是一枪,然后众人身后的屏幕上出现了大量这位干部勾结外国组织的证据。而这位,把左耳的静音耳塞掏了出来,慢条斯理地擦了擦椅子上的血——因为他枪法太好,桌子上反而没什么血。然后在众人瞠目结舌下坐在了已经成为尸体的那位干部的位置上。
只是传说罢了。
刚先生懒猫一样躺在光一先生腿上笑道。
3.
刚先生又换发型了。
作为组织里的时尚领军人物,他一换发型就又引起了换发型的潮流。
光一干部留起了长发甚至扎起了丸子头,整齐又不失美观的小揪揪一看就是他的合法伴侣的手笔。
其中最不为人所知的就是又一时尚领军人物樱井干部换回了大风吹的头毛。
樱井干部是组里又一个传说。
传说他曾在组里长大,但没有证据。考上公务员后年纪轻轻却已经跻身政府内部高管之位,他是组织中藏得最深的卧底,这么多年过去他的权力终于达到巅峰,但所有人都还是不能确定他和组织的关系。尤其是世间所有人都知道樱井部长和表面上是松本商社社长的松本干部关系尤其不好。
但是又有传说说,他们曾经见过松本干部和樱井翔坐打一辆车回家,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你好

现代普通人paro
在伦敦地铁上想的小段子。辣鸡文风。坐等我媳妇的小后记 @冰糖葫芦
来源于我的各种体验。餐厅是我去过的,地铁站用的是我住的地方的做原型,丢钱包是我同学,剑桥撑船小哥哥是我去玩的时候聊骚过的那位做原型。
纯情的暗恋故事,我就是觉得这种偶遇暗恋好可爱。
丢了钱包在餐厅等很多地方打工的可怜灵玉×夏校留学生碧莲

1.
张灵玉把自己的钱包丢了。
其实没什么要紧,银行卡什么的重新办就是了,现金也没多少,一百磅罢了。但是可怕的是他竟然来伦敦三年,头一次带护照出来放钱包里就被偷了。
大使馆说要等两个月,只给了他临时身份。而补办银行卡又要护照还要时间,所以他现在身无分文了。
糟糕。
2.
还好现在是暑假,这两个月打几份工,拿日薪还是能养活自己的。
都说在外靠朋友。同一个课题组的朋友是剑桥本地人,他和自己的哥哥已经找好了暑假撑船的工作,现在知道了灵玉有困难,就让自己哥哥让贤,给了灵玉第一份工作。
但是每一船2磅,一天也不过最多20磅,还主要在周末有班,赚的钱不太够,所以还得另找出路。
于是他又在好几个朋友的帮助下,在附近一个餐厅找到了晚班服务员的职位,又在地铁站给朋友补空代班检票员,拿日薪,让他能去约会。
零零总总算下来还能赚不少钱,养活自己付房租反正ok了,累虽然累但是很充实。
好好学生张灵玉就这么开始了他的暑假。
3.
他第一次见张楚岚是在地铁站。
他们应该是一个团队来游学或者旅游,带着统一的帽子,但是没有老师带队,让他觉得有些奇怪。
伦敦的地铁很差劲,坐过都知道。没信号,没空调,没平稳体验,但是偏偏票很贵。如果买周票,一个月能花掉400磅,所以丢了或者坏了会很麻烦。
张楚岚这个倒霉孩子就是那个票坏了的。
他一个人站在检票口,看着已经通过的冯宝宝,柳妍妍,风莎燕,风星瞳,诸葛青,王也等人,觉得有点慌。
检票机频频发出滴滴的声音,红色字体显示着“please seek the assistant”。但作为语死早的标准中国学生,大家通病就是不敢和老外说话,张楚岚也一样,除了急得冒汗以外,什么都做不了。
冯宝宝比较胆大,拉住一个胖大叔想和他交流,但是一股川味的英语让胖大叔十分疑惑。试图交流但是失败了。
剩下的几个人也没搞懂情况,推推搡搡谁也没能上前。胖胖的大叔想了想,叽里呱啦说了几句什么就走开了。
张楚岚开始准备重新去买一张票。
这时,他听到一声特别好听的:“请问你是中国人吗?”
好吧,不光是声音好听,人也好看。
以至于他看到脸之后愣了半天让张灵玉差点换日语和他交流。
当然,张灵玉来了就没问题了,张楚岚的票消磁了,但上面明确写了有效期,所以张灵玉帮他刷了一下员工卡,让他很顺利的通过了闸机,但他坐在地铁上并没有劫后余生很开心的感觉,反而有些怅然若失。
不过没关系,明天也坐地铁,也能见到他的。
4.
但张楚岚不知道张灵玉只是补位的检票员,所以出勤不定,这一个星期都再也没有见到张灵玉。
直到他们在周日前往剑桥参观。
这一天是典型的伦敦天气,阴雨绵绵但一阵一阵,王也这个半仙说中午雨会停,所以一行人便在路边餐厅混过了午饭。比较土豪的风家姐弟和王也没吃团队发的三明治,买了餐厅的午饭,其他人就点了一杯咖啡了事。坐了一个小时后餐厅人逐渐变少,坐在最里面的他们终于能看到窗外,雨已经停了。
下午两点集合前往剑桥坐游船,参观叹息桥和康桥等景点。张楚岚本来性质缺缺,但是等他一上船,立刻被惊了一下:划船小哥正在给自己重新扎头发,红红的唇间叼着一根发绳,看向自己的眼神也是十分震惊。
地铁小哥!
张灵玉微笑着说:“Welcome to Cambridge!”
张楚岚愣神很久才嗫嚅着回了一句:“Thank you.”
“好吧,看来我们这一船都是中国人了,那果然还是中文方便些。”张灵玉将船撑出了港口,“谢谢大家参与本次的旅程,我的名字叫做张灵玉,很开心能遇到各位,希望能给你们一次愉快的体验。”
因为长得面善又帅气,除了张楚岚一行的女孩子,还有好几个其他游客一路与张灵玉攀谈着,大胆者甚至拍了照片。
张楚岚就怂了。
他只敢一路偷看张灵玉撑船是的手臂肌肉线条。
撑船旅行结束,女孩子们已经要到了张灵玉的邮箱和insgram。不擅长拒绝的张灵玉只好一一满足这些小客人的要求,直到旅途结束。
张楚岚是最后一个下船的,下船之前他小心翼翼地说:“我觉得你长得真好看。”
张灵玉愣了愣,回他:“谢谢。”
5.
“我是猪吧……”张楚岚对诸葛青哭喊道,“我应该找他合影然后发到他邮箱说不定还能和他说上话再说上话!我怎么就光顾着愣着了呢!”
“你一直是猪啊。”诸葛青毫不留情地回他。
今晚贤惠的会做饭的风星瞳因为喝了过期的牛奶食物中毒倒下了,去医院看了看没什么大事,催吐了之后躺个一天就没事了。但这就苦了其他人。
大家灰溜溜的开始找中餐馆吃饭。
柳妍妍在大众点评上搜了最近餐馆发现竟然有一家店就在宿舍旁边,走路三分钟,名字叫“你好”。
已经累了一天的大家瞬间拍板,就这家了!
虽然是中餐馆,但是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外国人比中国人多的餐馆。当地很多居民都会来这里换换口味,所以小店不大但坐的满满的。
等了好半天才空出两张四人桌,一行人才坐下,点单的店员只有一个,一直没能到他们这里来。
等了好久众人都快不耐烦了,又一个服务员从店门口进来,和前辈说了声好后就进了后面换衣服出来,而当他站在张楚岚一行人面前时,不仅是张楚岚,这下其他人也都被惊到了。
“帅哥你很眼熟啊。”
“你是不是划船小哥哥??”
“哇!太巧了!”
众人叽叽喳喳,但只有张楚岚卡了半天没能说一句话。
张灵玉对他笑了笑,说:“你好。”
6.
接下来好几天,张楚岚为了多去“你好”吃饭,中午午饭都开始自己做三明治了。看的一群人眼珠子都掉出来了。
微信上,诸葛青疑神疑鬼地和王也说,“张楚岚这不是弯了吧?”
王也挑眉:“干嘛,你看上他了?”
诸葛青气急:“你什么意思啊!就说一句张楚岚你干嘛这么想!”
“可是我和你说我是弯的的时候你也没有这么激动。”王也噘嘴。
“你能一样吗!你那禁欲的样子哪个直男看了都看得出你不是直的好不好!”诸葛青嗤之以鼻,“可是那是张楚岚啊!整天看起来有色心没色胆,母胎单身的小处男啊!”
王也不回话了,半晌,诸葛青手机才震了一下:“爱上一个人,是不管这么多的。”
诸葛青看了一会,回了个是是是,就把手机收了起来,进了淋浴间。
好吧,你说的也许是对的,毕竟像我这种为了等你信息衣服脱了半小时还不敢进去洗澡的人,也不多。
7.
你问后来怎么了?
张灵玉纠结了。
去吃了好几次贵的要命的中餐馆的张楚岚没钱了。
为了见好几次没去中餐馆的张楚岚,张灵玉辞职了划船的工作去全心全意地铁检票了。
再次见到的时候张楚岚还是怂了。
张灵玉主动了。
告白了。
初吻是在伦敦眼顶端停止的时候。
也青还是不知道对方的心思。
暑假结束了。
8.
最美好的还是这种偶遇吧,但是我知道不会发生在你我身上。
但是我一直在等着你,等着那个与我擦肩而过却在下一次能对我说一声你好的人。

【玉碧】晴雪 第三章

宝宝上线!

对不起,月更作者给大家下跪……

真的很久了我知道……但我卡了……为了让宝宝出来我耗尽心血……

而且很短……别打死我……

emmmmm,小师叔下章上线,这张可能算过渡章吧,就是宝宝出场。

6.

分给张楚岚的小屋意外的离大殿很近,但是位置极其刁钻,竟然就在正殿背后的断崖半腰。张楚岚远远地看了一眼就冷汗蹭蹭,扭头对夏禾说:“姐姐,我得住在这个地方?”

夏禾看着那间小屋沉默了一下,拎起张楚岚的领子,运起轻功,纵身一跃便落在了那个断崖平台上。那个平台不算大,所以跳下来时,张楚岚被甩出去了半截,清晰地看到了那深不可测的底部,再一次咽了口口水。

夏禾把他一丢,并没有说什么,转身就走了。张楚岚几乎是被摔了个狗吃屎,但还没等他有什么不满,夏禾的气息甚至就已经消失了。张楚岚默默地爬了起来,叹了口气,开始打扫起来。

说是打扫,这间屋子其实几乎一尘不染,很多的用品似乎也是用过的,比如燃了一半的蜡烛和洗的半旧的被套床单。寝室旁边有一个小厨房,里头的米缸甚至还是半满的,说明这间屋子不久前还有人住过。但让人在意的是满屋子熏的浓浓的檀香味,本以为是魔教的穷讲究,但是竟然连厨房里都熏了,那恐怕就是欲盖弥彰了。

张楚岚仔细闻了闻,原来这檀香味是为了遮盖充满了整个房间的天乾气味。即使被檀香冲淡,依然还能分辨出气味所属的天乾是有多么强大。

其实一般的地坤是绝对分别不出这种气味和檀香的区别的,不仅是因为很淡了,还因为这气味本来就有点像檀香味,但无论如何也瞒不了张楚岚。

在很小很小的时候,他就听爷爷说过,无论将来分化成什么特征,张家的人都不能屈服于本能。若是天乾则不可用威压欺凌他人,若是中庸则不可甘于平凡,若是地坤……则要凭借着地坤的天生的警惕性和后天训练的分辨力,决不能受制于天乾的信息,静心修炼,从而练就能够抵御天乾气味影响的能力。因此,在爷爷的教导和师父的帮助下,一点点天乾的气味都不会逃脱张楚岚的鼻子,若是他修为并没有被封,他甚至可以在十几个天乾放出威压时波澜不惊,将他们在一瞬间放倒。

若是想控制住现在的张楚岚,像刚才沈冲一样用威压绝对是最好的办法。但是竟然会有人考虑他的第二性别,将这屋子用檀香熏了个彻底,不禁让张楚岚心底一暖。

这檀香味实在浓了些,留下的天乾气味也明显有些时日了,让人分辨不清,但张楚岚还是从蛛丝马迹中推测出是有一个天乾在这里度过了易感期——茶具中混着同样款式但是明显是新换的一个茶杯,这是忽然到来的易感期的燥郁让他失去了冷静时小小发泄的证据;米缸中的米从品质上来看是这个秋天的新米,收下来不到两个月,但几乎没有吃多少;比起饭碗和炊具上的水痕,反而是药壶上的药渍还显得深一些……

只是让他有些疑惑的是,为什么给他住在这个房子里呢?

还有就是,为什么一个天乾,明明易感期不需要避开他人,尤其是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是什么人选择住在这里度过呢?

7.

本来以为住在这里绝对不会安宁,但张楚岚发现自己在这里已经浑浑噩噩混吃等死了快半个月。本以为会有人来给自己补充食材,结果连食材都是用绳子绑着筐子送下来的。

又是一个平静的夜晚。

屁。

被埋在地里的张楚岚这么想到。

面前的这个人——如果能称得上是人的话,正蹲在自己的厨房的桌上,端着自己的碗,吃着自己煮的饺子,喝着刚才埋自己的时候挖出来的女儿红。

喝女儿红配饺子,哇哦,牛×。

张楚岚小心翼翼地开了口:“这位壮士……”

灶台上的毛猴,呸,不速之客回了头,圆圆的眼睛瞪得铜铃似的,看到张楚岚背后直发毛。

“饺子,好吃吗?”

“好次。”

“酒,好喝吗?”

“好喝。”

“还想吃吗?”

“想。”

“那你把我挖出来好不好啊?”

“不好。”

……

对话终结。

过了一会,他碗里的饺子见了底,酒坛子也发出了晃晃悠悠的水声,张楚岚再次小心翼翼地说。

“您吃完了?”

“木得。”

“还想来点?”

“嗯。”

“那我来帮您,您把我挖出来?”

“不好。”

……

对话终结……并没有,张楚岚气的大喊一声:“我去,你别给脸不要脸啊!你楚岚爷爷我要不是修为被封了怎么会怕你们这种小贼我……”

话音还未落,张楚岚的嘴就被堵住了,他垂下眼睛努力地想分辨那是个什么,结果发现是他用来下饺子的大勺!

“呜呜呜呜!”

“你好吵。”桌上蹲着的人说道。

“呜呜呜!”张楚岚企图用头部动作表达自己的不满但是完全失败了,对方完全没有在乎自己的死活。

“你的修为被封了没错,但看你的筋骨,你被耽误了。”桌上的人一边翻箱倒柜一边漫不经心地说,“你是不是一直在逼自己练两种功夫?”

“呜呜呜呜呜呜!”张楚岚惊诧道。

“一看就知道,你的炁有两种流转方式,但是只有一种适合你,强行两种都练,以后哪一种都练不好。”桌上的人吃完了碗里的饺子,翻箱倒柜也没翻到其他可以吃的,有点泄气,于是就把汤勺从张楚岚嘴里拔了出来,“我挖你出来,你还有饺子不?”

“咳咳咳……我去,你这么对我我还要给你做……”一把菜刀忽然出现在他的颈边,“煮!就算没有生的了也给您包新的!您坐好我马上去!”

其实若是仅仅被菜刀逼着,张楚岚对这个不速之客可能还不会这么客气,但是一听到他对自己修为的评论,忽然他就觉得自己应该把她留下来。

没错,是个她。吃完了张楚岚为自己准备的两天伙食后,这个姑娘就打了桶水,把自己从头到脚浇了个透,脸上的泥垢都被冲走,宽大的衣服也贴在了身上,露出玲珑有致的身形。她毫不把自己当成外人,把衣服一扒,害的张楚岚慌得眼睛都不知道往哪放,只好逃到屋外。她将张楚岚准备在床头的一套道袍往身上一套,大马金刀地往屋子里唯一的一张床上一躺,便不管张楚岚死活的准备睡下了。

张楚岚的肚子应景的发出一阵悲鸣,更加突出了他的悲惨。

一夜过去。

“地好硬,秋天的风好冷,太阳好红。”张楚岚看着一轮朝阳缓缓升起,吸溜了一下鼻涕这么想到。

床被那个自称冯宝宝陌生的少女霸占了,母胎单身的张楚岚有色心没色胆,只好在大门口坐了一晚。

第二天少女起身时看着眼袋拖地的张楚岚说:“你咋了,整晚自摸了啊?”害的他把漱口的水全喷在了少女的脸上,然后再次被埋进了地里。

如果能重来,张楚岚后来想,一定把这个丫头一脚踢下断崖。

说到做到。